广告

顾坚新长篇《黄花》 1

2013-03-06 07:25:34
来源:顾坚博客????作者:顾坚
点击:
导读:他感到浑身燥热,却不敢翻身乱动,生怕别人知道他不肯睡着,在胡思乱想。更要命的是,他胯下的肉雀雀不知为什么撅了起来,又硬又直,像一支旋帽英雄牌钢笔。

顾坚新长篇《黄花》 1
?

  第一章? 少年奇缘
?
  一九七六年二月二日,是农历正月初三。
  这天午后,大潼公社朱家桥大队的裁缝王玉荷,挑着一对沉甸甸的礼篮,领着十三岁的独生儿子朱天宠,一前一后走出了村庄。母子俩要去十八里外的绿湖公社周家舍大队,参加一场隆重的婚礼。
  参加婚礼本来是一件喜事,王玉荷却怅然若失,闷闷地挑着担子,似乎都忘了身后儿子的存在。
  这是因为她的丈夫朱文进。
  ——本来今天是夫妻俩带着孩子一同前往的。
?
  事实上王玉荷结婚十几年,无论是回娘家,还是走亲戚,总是和儿子结伴,极少有丈夫同行。
 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。朱家桥大队是楚泽县境内最大的村庄,有二十四个生产队,人口三千多人。村庄大,大队医疗诊所规模相应也大,医护人员共有八位,但唯一有学历的医生只有朱文进。朱文进不在医院,无人可以替代他精湛的医术。多少年来,担任诊所所长的朱文进以身作则,没有特别要紧的情况,决不轻易离岗。
  但周家舍这场婚礼,朱文进在年前就承诺了和妻儿一起参加。这异乎寻常的破例,预先经过了慎密的考虑:
  第一,很重要。这次结婚的是妻子唯一的舅舅的唯一的儿子,这种紧密的亲戚关系,作为家庭男主人的他如果不参加,实在有欠礼貌,是说不过去的。
  二,走得开。农村人讲迷信,图吉利,新年头上把打针吃药视为忌讳,除非实在捱不过去,否则绝不愿意踏进医院半步。历年五天大年(正月初一到初五)期间,朱家桥大队诊所实行双人值班制度,轮值人员基本上是在无聊当中度过一天的。
  于是,朱文进提前做了科学安排。水乡人办大事,第一天下午到客,第二天正日,第三天下午散客,前后跨三天。周家的婚礼正月初三到客,他在制定五天大年值班表时,把自己和赤脚医生小周安排在大年初二。这样,初三、初四、初五三天,有另外六个人双双轮值,他就可以脱身了。
  朱文进是个有名的聪明人,行事非常严谨。
?
  昨天黄昏,朱文进值班回来,带着歉意跟妻子商量,说妈妈一年到头在外面做生意,风里来雨里去的,春节期间难得在家里多待上几天,如果他去参加婚礼,三天两夜,妈妈独自留守在家,心里该有多恓惶,他决定还是不去了。“这几天我就在家里看看书,写写字,陪妈妈聊聊天。”
  文进的临时变卦,让玉荷猝不及防,但还是表示了理解,悻悻地同意了。
  陆巧珍听说儿子文进不去参加婚礼,马上猜到他的意图,连说不必有人在家陪她,她一个人吃吃睡睡,到街坊邻居家串串门儿,挺快乐自在的。这时倒是玉荷来劝,说文进是诊所主治医生,又是所长,肩上担着责任哩,万一这几天庄上发生急诊,就怕诊所里其他人处理不了,到时喊他不到,那不糟糕了?不去就不去吧,婚礼上人多马杂的,晚上歇宿安排得好还行,安排得不好连个安稳觉也睡不成,就让她和天宠去代表一下吧。
  这样一说,陆珍才同意了。儿子做诊所所长这些年,上面领导满意信任,下面群众尊敬信赖,全仗着工作兢兢业业,小心谨慎,如果因为出门吃喜酒诊所里出了纰漏,确实就得不偿失了。
?
  现在,母子俩出了村庄,走在广阔的原野上,玉荷却又忍不住生出一些怨怅来。如果文进之前不承诺也就罢了;既然信誓旦旦地承诺了,事到临头却陡然改变主意,教她白白欢喜了一场。别的不说,身为朱家桥大队医疗诊所所长的丈夫参加这次婚礼,将会给舅舅全家增添多少光彩啊!
  郁闷难遣,不妨跟儿子说说话,看他是怎么想的。
  “天宠,爸爸不跟我们一起参加婚礼,你生气吗?”
  “不生气,但感到遗憾。”天宠一板一眼地在妈妈身后回答。
  “噢!这话怎么讲?”
  “遗憾的是:爸爸三天好酒饭吃不到了,新娘子看不成了;不生气,是因为他孝顺呗!”
  “好小子,一套一套的,还真会帮你爸爸说好话呀!”
  “本来嘛!”
  “那你将来孝顺吗?”
  “孝顺!”
  “娶了老婆就不孝顺了——‘花喜鹊,尾巴长,娶了老婆忘了娘’!”
  “那爸爸娶了你,他忘了娘吗?”
  “哈哈,妈妈说不过你,你这张小八哥嘴!”
  ……
  玉荷终于完全释怀。
  接下来,母子俩一路上有说有笑,心情格外舒畅。天宠跟在妈妈身后不肯消闲,看见树木就捡拾土疙瘩瞄准了去扔,扔中了就高兴得欢呼,看见麻雀、喜鹊和乌鸦,便从口袋里掏出自制的火药枪来放,突兀而响亮的爆炸声吓得鸟儿们四处乱飞,慌张地鸣叫,甚至在空中落下羽毛、遗下稀屎来。玉荷忍不住笑话他:
  “天宠,下半年你都念初二了,还这么顽皮!”

标签: 黄花 顾坚
分享到:
[责任编辑:小辉]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